不知道該說什麼,不知道該怎麼說

昨天睡前莫名又想起那些過去(雖然也不是很不常想起)




總在閉上雙眼之後 才能看見你

 

 /

 

 

 

 

 

 

 

 

好像從某個時間點開始,就漸漸很少覺得難過或什麼了

只是還是有什麼耿耿於懷,然後就無法真的很釋懷

不過就那樣阿?真的要問起來我也說不出所以然

但不知為何總是有很多時機地點可以想起一些事一些話語

偶爾伴隨其他有的沒的情緒可能心情沉默了一下

 

 

 

雖然全世界可能只剩下我在在意吧,有點白痴

有時候想想自己不過是一個過客

就像無意間搭上一班列車,你是列車長,確認了我搭車的資格

給予我肯定和認同或是其他更多什麼有的沒的表徵

恍恍惚惚搭了幾站就下車了,你不會記得我但我卻記得你

 

 

 

 

 

總覺得你在某方面可能是我的良知 mentor之類

即使知道你只是很愛講那些大道理 標榜理性什麼的(雖然這樣講你好像會有點不開心哈哈哈哈)

卻還是會想起那些話題那些想法那些目標那些人生

每次渾渾噩噩的時候,重修微積分的時候,很多和以前我們說過、討論過的話相違背的時候

就覺得很迷惘、不知所措,很害怕被你發現、好像你正在指責我似的

其實我也不是那麼serious的人,在這些時候卻總是覺得良心不安

 

說到底,可能把你投射在某一部分的我身上了吧

所以才會覺得好像心裡有個聲音在提醒我想起你

但不過只是自己想告訴自己

根本把你拉抬到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步

 

 

 

 

 

你說過的話 我不曾忘記
你卻離開

 

 

 /

 

 

 

 

 

 

 

 

或許是那從小到大都滿重的得失心好強

讓我不想發現自己對你來說其實沒那麼重要

讓我不想覺得好像我比較在意

讓我不想認為你過得比我好

所以一直卡在死胡同裡轉不出來,想在心理轉出一個事實或說法

讓自己覺得其實我可能有點重要、覺得你或許記得我

雖然明明知道沒有這些我還是能繼續過下去

雖然明明不必因為這樣就否定自己

但就是有一種,

不甘心

 

我真的有點幼稚。

 

 

 

 

 

 

 

 

我覺得我也滿無聊的,明明也不是多轟轟烈烈

搞不好也不過只是puppy love

但就。

 

 

 

 

 

可能只是某種小孩子亂七八糟的奇怪崇拜和投射

我猜。

 

 

 

 

 

 

 

 

 

 

 

 

不知道是真的有那麼喜歡,所以就沒喜歡誰

還是因為沒喜歡誰,就只好繼續喜歡你

 

 

 /

 

 

 

 

 

 

 

 

四年

好快,好怪

已經沒在祝你生日快樂了(即使那天還是會不經意記起)

這大概也是這輩子最後能祝福的東西

反正你以後就算考上研究所還是找到工作甚至結婚生子我也不可能會知道

雖然我諷刺地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這個祝福到底對或不對

 

不知不覺原來也已經一年多了(或兩年?),好像應該先替你開心一下

上面講了這麼多好像有多怎樣的話,但其實也沒那麼慘,反正生活還不這樣過

至少比剛開始好了,一點一滴進步,還不錯啦!(自己說)

 

 

 

 

 

 

 

 

 

Last but not least

畢業快樂。

 

 

 

 

創作者介紹

小白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