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今年的影展來到倒數兩天(一天半)了。

 

2014年10月,因為在TIDF認識了中心的出版組長,後來接了《台灣電影年鑑》的案子,最後在2015年3月輾轉進到中心工作。常常和身邊的人說其實進來沒多久我就想走了,只是想待滿一年而已。如今也一年多了,這一年間當然不可能全然沒有收穫,認識許多很棒的人是收穫、每天在固定的時間出現在固定的場所出現是學習、實地瞭解身處台灣的「國家級」電影中心的運作是收穫...,但我仍然感到自己停滯了一年。我的能力沒有隨著中心成長,我所習得的東西並不需要任何額外的特殊技能。說得直接一點是,這份工作似乎沒辦法在我的履歷上添分多少,面試時我也不知道要怎麼介紹我在這裡的工作。

 

這一年間,很幸運地誤打誤撞協助了TIDF DOC NIGHT的活動,記得第一天是和小凡、秀儀及婉伶搭班,熱情的秀儀便(半強迫?)用我的facebook帳號向大家提出了好友申請。後來慢慢也更認識辦公室的其他人,除了DOC NIGHT之外也參加了有詠雙的DOC DOC健檢工作坊——在這也得謝謝當時詠雙的加入,讓我在跑到2F辦公室打混看看大家時不會顯得太過突兀——DOC+和一些紀錄片工作者的交流會。說來不知道算不算諷刺,在TIDF玩耍、幫忙的期間,可能反倒是我在中心這一年中學到最多的地方。接觸了很多東西,也稍微更知道自己對什麼有興趣、未來大概能夠做什麼事情。因此,雖然今年(2016年)3月我就在中心待滿一年了,最後還是選擇在5月影展後離開。「因為TIDF來,在TIDF後走」不曉得怎麼地總覺得有點浪漫,或是有某種(其實根本不存在的)象徵意義的感覺。

 

最近房間亂得一團糟、衣服重複穿了三四次沒洗、地上滿是頭髮和腳踩著有沙沙感的灰塵,每天下班不是上課就是去影展看片、幫忙活動,中午有時間也會跑到video room找比較短的片子看,唸書的進度已經慢了快兩週、每天該做的試題也欠了一週多、上課前無法預習回家更沒時間複習、會話課換了一直都很期待的更紮實的新課本但沒時間練習,還要盡可能地在上班期間偷偷準備履歷、看看職缺,還有去日本前要確認的事情...。每天都想著有什麼事要做、哪些事情沒做,也因此一抓到時間,反而更放縱自己散漫,「難得可以休息嘛」,於是事情一點也沒有變得更有進展,持續地拖著。有時候覺得自己很草莓,不過是這樣的程度便覺得有點壓力。

 

即使是這樣每天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生活,但有時候停下腳步還是覺得自己是幸運的。更何況這段期間一直有小毛和詠雙和其他等等人不斷提供我職缺資訊,也有很熱心的同學總是提早到學校幫我佔位置,拍下上課筆記和錄音,在看片的現場遇到亞梅幫我牽線介紹工作,謹慧帶我到苗栗去放空了幾天、和英文很好的日本人交流想法,中心樓上樓下都很照顧我,身邊的人也都很好、沒遇到什麼壞人...等等。此刻一個人在2F辦公室,環顧身邊都出去出任務的空座位,能在這裡吹冷氣偷電喝水吃點心,說著這些無傷大雅的小事、等著待會兒去北影面試,也算是幸運吧。

創作者介紹

小白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