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力昕曾說他上課不愛用PPT--或許也是受到歐洲那套教育方式的影響吧--因為在使用簡報的時候,無形之間也把許多知識變成了固定、不可動搖的「唯一答案」。另外一方面是,當我們在說話的同時,其實就是在經歷一種整理和思考的過程,倘若我們只是依循著簡報上的文字講述,就會失去了再次審視、整理,甚至是不同於原先預設之想法的機會。(當然簡報還是有它存在的必要性,凡事有利有弊啦,這裡就先不討論了)

 

前言說了這麼長,其實只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合理的藉口murmur,哈哈哈!邊說邊想,邊說邊整理。或是說,把所有的想法都羅列下來,在鍵盤敲打之間修改、刪除,理理思緒。總之就這樣。

 

 

 

今天誤打誤撞地和劭甄一起參加了中心與北影一起舉辦的台灣紀錄片影人之夜。起先確實感覺還滿格格不入的,站在哪裡都顯得奇怪。一來是自己對紀錄片產業陌生,再加上活動的性質比較偏向提供一個平台供電影從業者交流,出席的人以年輕/新導演居多,現場認得出來的導演大概不超過五位,更別說是製片或像是文化部、公視等單位的工作者了;再者是,過去沒有太多相關的從業經驗(例如最基本的影展外場),在中心也還是剛過三個月的新人,也非相關科系出身,現場不太有什麼認識的同業朋友/同學或是比較能跟在屁股後的同事。

以上兩點劭甄其實和我相差不遠,所以剛開始我們都還滿不知道自己在那個場合要幹嘛。不過發呆久了就慢慢開始會有人來攀談聊天,劭甄就會主動和對方介紹一些電影工具箱的業務內容。雖然我不太主動和人說話,不過劭甄人滿好的,她自己現場剛認識到的人也都會介紹給我和對方互相認識。只是我總覺得自己的業務很沒內容,三兩句介紹完就沒什麼好分享的,也不喜歡為了social硬要找話題聊,就不太知道要說什麼,於是把自己搞得有點自閉哈哈。

 

後來跑去窩到婉伶旁邊,大概和兩三個主動湊過來的熱情影人小聊了一下他們拍攝的作品,感覺還滿有趣的。而且因為是個靠近通道的長桌,常有來來去去經過的人,其中當然不乏婉伶認識的朋友,於是偶爾就能和他們插上幾句話或稍微認識一下,或即使只是在一旁靜靜聆聽也不會顯得太突兀,算是找到一個令人安心的位置XD

約莫九點多詠雙私訊問我她現在來參加會不會很怪,結果人一到馬上就開啤酒和朋友大聊,完全沒空來打招呼的,傻眼~~~ 真的是大大發揮本科系+工作經驗的軟實力(人脈)餒!(開玩笑婊她一下ㄏㄏ)不過她後來也來介紹了第二次見面的又如。下午雙雙請我用館員身分借了整套侯導電影,就是幫又如商借的。因為她之後要訪侯導需要做功課,光想到就覺得壓力超超超大啊!

 

 

影人們彼此聊開以後就比較沒有人在桌邊了,婉伶便和我分享了她自己的工作經歷和一些想法。主要是科班 vs. 非科班的經驗吧。她也是企管系畢業的,剛開始沒有想到要走電影,後來即使踏入這個產業,在這種場合也還是常常覺得格格不入。一來是非科班(他們都稱「科班」,我們都稱「相關科系」,哈)二來是她在這個產業裡面其實也還算菜,她說的很多感覺和情境其實都和我想的差不多,再加上她也不是愛主動和別人攀談的人,從頭到尾慢慢聽她一字一句講進我心坎裡,當下差點隔著桌子抱她痛哭(開玩笑的)

婉伶畢業後先去做了行銷企劃,接著去working holiday、影展、出國旅行、接案子、影展、接案子...最後才進到紀錄片組落地歸根。其實一直知道這路上很多人都不是本科系畢業,但心裡就還是會有一個疙瘩。除了知識上的缺乏,人際上的缺乏也常常讓人感到很無力。但像是在這種場合,聽到婉伶的分享又總是會感到安慰,甚至有一點點的慶幸,算是很不孤單吧,也多少給自己填補了一些信心。環顧四周,看著影人們熱絡聊天、大笑,嘴角不禁也跟著上揚,雖然不知道未來能走到什麼位置,至少現在我在這裡了。

 

 

最近慢慢覺得大方向沒意外的話應該就是這樣了吧,只是對於自己實際想要做什麼或是能做什麼還不是很清楚。前陣子組長才跟我說我進來也有一段時間了,差不多該開始想自己之後要幹嘛。聊了一下才發現,我都是「大概」知道自己對什麼有興趣,像是我覺得辦活動、規劃細節很有趣,也滿想嘗試寫文案或新聞稿,但其實站在組長的立場,他只需要我一個答案:「哪一個職務」,就這麼簡單。我才發現其實我不知道自己「確切」想做什麼。例如像是心裡一直認定的想做台灣電影行銷,但這裡面也得分許多不同的角色,我又想做國片行銷的什麼環節呢?剛巧今天婉伶也提到,因為她對語言這種東西滿有興趣,所以做了哪些哪些工作,想來其實她做的事情(文字/口語翻譯)都滿一致的,也能夠讓相同的經驗重複累積。雖然不是一路就朝著電影這條路走,但大概還是有一個依循。也因此即使轉換過各種不一樣的領域,還是能不斷地成長、不會一直從零開始。(而且也因為這樣可以有更多人生閱歷吧;有次她就和我分享在某個棒球國際賽事當翻譯,認識一些球隊的應援團之類的事,滿好玩~)

覺得和婉伶聊天總是滿開心的,收穫很多也很有趣。

 

今天大致上就是這樣吧。話說我一直覺得今天的活動規劃非~~~常奇妙,但這有空再來討論好了。我在猜應該是和活動設立的對象,還有這些對象參與活動的目的有關。(簡單說就是一個放在營隊絕對會乾到爆沒人鳥你的小團康,但今天卻成功地讓場子很熱!)

 

 

 

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達到怎樣的高度,但我究竟想要爬到哪個「位置」呢?

還需要時間想想。

 

 

註:今天在現場發現力昕時只是遠遠觀望,沒想到他不僅主動迎來和我打招呼,還叫得出我名字,真的害我差點掉淚;剛巧搬酒路過的阿東導演也讓我又想起後場,稍稍覺得自己至少是nobody中的somebody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白喝 的頭像
小白喝

一一

小白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