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凌晨大海報  

 

電影發明了以後,人類的生命比起以前延長了三倍。我們都沒有殺過人,可是我們都知道殺人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知道未來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所以我們透過電影去構築那些幻想。我們認為不會發生的事情,都能在電影裡實現,因此它也常常給人一種「夢境」、「夢想」的印象。

電影是用來描繪人與這個世界之間的各種可能的關係,它的本身就是一場謊言,我們必須暫時擱置懷疑、相信劇中的設定,才能夠真正融入它所建構的世界。但是電影同時也取材現實、來自生活,透過我們對真實世界的認知基礎,去虛構另外一個世界。因為這樣的特性,也使它擁有一種特殊的「真實感」。所以電影既是假的,也是真的。

 

看著今夜的新聞,腦中不斷浮現《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裡的情節。回頭看看現在的情勢,海報上的「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好像漸漸開始不再是一句噱頭吸引人的slogan。那些畫面像跑馬燈般一幕幕從腦中閃過,越是回想,就越覺得害怕。雖然台灣的政治一直都很亂,但心底其實還是殘存著一絲希望,認為它仍然是一個美麗的地方,認為未來總有一天我們一定會變好。二十五萬人聲援洪仲丘過去了、五十萬人上凱道反服貿過去了,我們好像只是在耍猴戲,政府看看笑笑就過了,這些抗爭這些抗議似乎從來都沒有改變過什麼。人民開始關注公共議題,我們開始自稱自己是「公民」,但那又怎樣?看著香港抗爭到被丟催淚瓦斯仍然不退縮,卻覺得反正這件事遲早還是會被中共平息,就像中華民國政府已用各種手段壓制了我們無數次一般,想到這些抗爭最後仍然什麼都改變不了,真的覺得又生氣又難過。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為什麼本來只該發生在電影裡的情節,卻都在現實中發生了呢?

 

創作者介紹

小白喝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